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通知公告: 2013-201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奖(出版类)拟申报项目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场培训人员的公告  |  招租公告  |  关于征集出版传媒广场商业策划公司的公告  |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招生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童书“出海”更有新期待

  作者: 李明远  来源: 版话儿      Tue Apr 03 00:00:00 CST 2018

       “今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组织者、出版社、作家、画家上上下下同心协力,为展示我国少儿出版形象和实力做了非常好的工作,书展很令人鼓舞!”博洛尼亚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在机场准备回国的作家曹文轩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表达了这样的心情。
       在刚刚落幕的第55届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主宾国活动为中外少儿出版界搭建了优质的交流平台,一个个国际合作成果发布,一次次高质量对话举行,中国出版人满载而归。

       眺望光明的未来,对于今后不断提高中国少儿出版和童书创作的国际化水平,为讲好中国故事开辟新领域,中国出版人还有更多期待与思考。
    
       方式:
       多元且深入
       近年来,我国少儿出版国际交流合作活跃。在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出版人在版权贸易、合作出版、资本合作等多领域结出丰硕成果。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在书展上实现了两项突破,让社长张克文喜上眉梢。第一项成果是“国际安徒生奖大奖书系”进行全球推介,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瓦力·德·邓肯、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亚当娜等国际级嘉宾为这项出版工程点赞,认为它推动了中外文化交流与互鉴,展现了中国童书出版应有的责任与担当。第二项成果是法国插画家艾莲娜·勒内弗与中国作家杨红樱合作的“杨红樱童话绘本”系列输出至法国阿歇特出版集团,实现了版权输出新层次的突破。
       在张克文看来,“杨红樱童话绘本”系列的成功输出,正是中外合作出版所达到的效果。而在本次展会上,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等都有中外合作出版成果发布,“好故事一起讲”已经是大势所趋。
       中国国际出版集团在本届书展上,完成多项国际合作出版项目及版权输出签约。其中,下属华语教学出版社与黎巴嫩科学出版社进行2018年中国图书海外编辑部签约;海豚出版社与10余家中国民营童书策划机构举办“出海联盟”座谈会,探讨合力推动中国童书走出去共赢发展。
       率团参展的中国国际出版集团副总裁王刚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国际出版集团正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对外交流。在国内,将进一步整合资源,把国有企业的政策和渠道优势同民营企业的市场活力优势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出海联盟”座谈会就是为此做准备。在国外,通过同外国出版机构成立中国主题图书联合编辑部,实现共同策划、共同编译、联合出版,争取更多中国图书进入当地主流发行渠道。此外,还可通过“中国书架”工程等渠道加强中国文化与对象国文化的相互借鉴和交流。
       中外新合作领域的探索在进行,版权贸易也正开展得如火如荼。在中国少儿出版繁荣发展的背景下,高质量的引进越发被重视。“我们引进的作品必须属于中国市场空白、可以为国内原创童书提供借鉴、中国读者特别需要的图书,这种引进才是有价值和有意义的。”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认为,我们的出版是价值出版,把最经典的书拿到中国,这是当前追求高质量发展的出版单位应该做的。
    
       方向:
       取得对等的影响力传播力
       在国际合作趋势向好的情况下,中国出版人对于走出去怀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新期待,这也帮助他们进一步明确未来的发展方向。
       “我期待走出去能够取得更好的实际成效,实现走进去、走上去。”张克文以安少社引进的“小猪佩奇”系列举例说,希望中国原创在国外能够形成对等的传播力、影响力。张克文对于未来有更高的期待——文化工程走出去。利用中国青少年文化艺术节交流活动等,将包括出版在内的文化交流整体“打包”,让世界各国孩子享受中国的精神文化成果。
       “中国少儿出版正面临转型与结构调整,有些机会大家还没有注意到,比如很多学校现在特别需要学科阅读图书。”中少总社社长李学谦结合在北京多所学校的调研情况分析说,现在一些学校已经主动自主编辑相关阅读材料,而他和美国一家出版社接触时了解到,其出版的分学科分级阅读书目有5万多种。“中国出版人可以借鉴国外经验,不是单纯地引进版权,而是共同开发。”李学谦说。
       世界无字书大奖创始人、评委帕特里齐亚创办的CARTHUSIA出版社是意大利一家原创图画书出版机构。《大怪马的奇妙收藏》《吉小娜与小吉娜》等图书已经被国内多家出版社出版。今年CARTHUSIA出版社将引进获得世界无字书大奖的张乐平先生的“三毛”系列作品。“张乐平是伟大的插画家,在上世纪30年代就能创作出‘三毛’系列这么好的无字书作品,我感到非常奇妙。”帕特里齐亚说,特别期待无字书大奖项目能够和中国有更紧密的合作。
       为了更好地服务中意文化交流,中意文学经纪公司牛牛文化和意大利创意组织“树书”旗下的年轻作家们在博洛尼亚童书展上宣布成立中意出版文化协会。“很多国内出版社了解到这一协会在米兰成立后非常高兴。中国和意大利处在丝绸之路的两端。协会将就中意两国作者、插画师资源进行更多的沟通。”牛牛文化总经理王韶华期待,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上,能够推进中国和意大利合作评奖。
    
       建议:
       通过顶层设计实现综合发力
       结合参展情况,中国出版人对于少儿出版业“出海”提出了一些建议。
       王刚毅认为,政府对于中国出版“出海”还有进一步指导的空间。“我们现在的政策是好的,也建立了一些渠道,我建议建立效果评估机制,由第三方评价走出去的效果。”同时,王刚毅强调,不能一个政策打天下,要更好地践行一国一策的方针,增强针对性,提供当地读者需要的、看得懂的、易于接受的中国图书。他表示,要敢于聘请当地雇员,以取得更好的传播效果。
       “希望参加主宾国大型书展时,我们能够再进一步深入进行顶层设计,实现综合发力,比如每年可以按照不同主题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集中开展对谈交流活动,这样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张克文说。他还建议,要关注传播的有效性,希望国家在项目推进上,重点扶持能够真正走出去的核心重点工程,形成“头雁效应”。
       王韶华结合自己在工作中发现的问题提出,中国作家、插画家经纪人制度还不是特别成熟,如果有专业经纪公司打理,能够节省作家、插画家的创作时间,也可以把事务做得更专业。“国际上版权贸易有它的体系,没有进入它的渠道,就会绕弯路。”王韶华说。
    
       中外作家画家合作模式
    缘何火热
       在刚刚闭幕的第55届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出版人与外国出版商开展了丰富多元的国际合作。其中,中外作家、画家共同创作的合作出版模式在本届书展上大放光彩。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等都有相关合作成果。
       从单纯引进翻译,到本土化译创,少儿出版逐步发展到今天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出版——共同编辑、宣传、发行。中外作家、画家牵手合作模式渐入我们的视野,精品迭出。
    
       牵手世界名家弥补短板
       在本届书展上,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和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的合作佳话被反复提及。双方在合作《羽毛》后,2014年、2016年先后获得国际安徒生奖,2017年双方又二度合作了《柠檬蝶》。此外,曹文轩还与意大利、韩国的插画家进行过合作。
       “中国并不缺少优秀画家,但不像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有很多优秀画家在做插画。”曹文轩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这是他选择与国外插画师合作的客观原因。在曹文轩看来,中国插画家创意能力强的比较多,但兼具创意能力与插画功力的却较少。许多中国插画师比较缺乏基本功训练,这仍是个缺陷。
       长江少儿社在本次书展上,就图画故事书《龙月》与尼泊尔当代出版社签订版权输出协议。这本书是由澳大利亚图画书作家葛瑞米·贝斯和中国作者陈颖共同创作的。这部作品原版是中文版,由长江少儿社直接与作家签订全球版权协议,该社拥有该作品在全球范围内所有语种的版权。
       在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凌晨看来,《龙月》的策划出版是对图书走出去工作的大胆创新。集团在国际主流童书出版市场上一直没有重要的合作伙伴和强有力的产品,为改变这一现状,创新采用“牵手世界名家讲述中国故事”的方式,通过世界名家的市场影响力加上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共同向世界儿童讲好中国故事。
    
       像家人一样一起合作
       “中国作家+国外插画家的合作模式,不但为国外插画家提供了新的展示才华的机会,而且提升了中国童书的创作力量和国际影响力,为国际童书市场带来新的生机。”当地时间3月27日上午,在中外童书出版合作产业论坛上,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如是评价说。
       当地时间3月28日下午,中少总社和意大利君提出版社共同发布了《神奇的小草》《足球去哪儿了》等3部中意合作图画书。记者了解到,在此次合作中,负责本次合作协调的版权经理莉安根据文字稿件的不同特点,精心筛选君提旗下最符合作品要求的出版分社,与分社的编辑全方面沟通,最终确定画家人选。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克服了语言障碍和工作时差等困难,与中少总社的编辑充分沟通、跨国协作,终于在这次书展之前完成所有出版流程,按时推出新作品。
       意大利君提出版社社长君提为两社的这次合作感到骄傲,他认为,这是超越了传统版权买卖领域的合作模式。它不仅将两国作家、画家联系起来,还将两国的编辑工作联系起来,让人感觉好像是一家人一样在一起工作,充分调动了所有人的参与热情,更是为合作作品未来在两国乃至世界的发行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记者了解到,中少总社2013年启动“好故事一起讲”项目。如今,“好故事一起讲”作为中少总社国际合作的品牌已经在世界各大著名书展亮相,为中外合作与文化交流搭起桥梁,推出的优秀作品更是在国际国内斩获大奖,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全球发行。
    
       推动中外合作形成常态
       “与国外插画师合作,一方面可以弥补国内插画家人才的不足,给中国插画家提供参照;另一方面则是有了走出国门的非常便捷的通道。”曹文轩告诉记者,因为中国合作的外国画家都非常出色,合作完成后意味着这本书至少能在插画家所在国出版。
       在本次博洛尼亚童书展上,由安少社出版,法国插画家艾莲娜·勒内弗与中国作家杨红樱合作的“杨红樱童话绘本”系列,输出至法国阿歇特出版集团,即是对曹文轩观点的印证。
       安少社社长张克文说,他非常赞同和推崇这种合作模式。“地球村网络信息发达,沟通特别方便,在全球化视野下,中外作家、画家有很多合作模式。”张克文认为,除了基本合作,还有国际组稿、不同语言同步出版等模式。
       “在与中国作家合作时,外国画家往往从新奇的角度切入。”在与曹文轩合作《夏天》《烟》等作品的英籍华人插画师郁蓉看来,中外作家、画家合作时往往能够呈现特别的创意。但在一些涉及中国传统文化的作品中,牵涉成长环境、文化底蕴等因素,国外插画家对中国文化理解有一定局限性。在合作中,需要充分考虑合作对象。
       张克文认为,现在中国作家与国外插画家合作没有形成常态,恰恰是因为国内出版社掌握的国际化资源还不够,建立起国际插画家平台还需要3到5年的积累过程,我们应推动中外作家画家合作成为常态。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时代出版” 或“来源:本站”的作品,版权均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代出版”。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时代出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