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通知公告: VPN设备采购与实施项目中标公告  |  VPN设备采购与实施项目招标公告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2013-201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奖(出版类)拟申报项目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场培训人员的公告  |  招租公告  |  关于征集出版传媒广场商业策划公司的公告  |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招生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产业新闻

插上金融“翅膀”文化能飞多高

  作者: 田红媛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Mon Mar 26 00:00:00 CST 2018

  作为资源配置枢纽,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文化产业重内容、轻资产的特质一度使其与金融“保持距离”。2010年,银监会、证监会等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加强对文化的政策支持,金融逐渐走入文化发展“舞台”。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加强金融监管协调,强化监管问责。“严监管”“防风险”成为2017年乃至今后几年的整体发展方向。面对此番变化,金融行业将如何为文化产业提供有效供给,文化金融携手走向何方?国外又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学习?

  政策支持为文化插上金融“翅膀”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文化体制改革成效显著,文化产业始终保持10%以上的增速,距离“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标越来越近。据《中国文化金融发展报告(2018)》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文化产业增值达3.45万亿元,GDP占比约4.3%~4.45%。其中金融的助力功不可没。
  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北京市积极利用首都优势,出台相关政策,促进金融与文化跨界融合,对文创产业的金融政策扶持力度加大。2017年11月,北京市文资办公开征集文创产业“投贷奖”支持项目,与以往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相比,“投贷奖”对文创产业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提升。近日,北京银监局、北京市文资办联合发布《关于促进首都文化金融发展的意见》,鼓励银行业等金融机构设立文化金融部门,优先将金融资源投向重点文化项目、重点文化工程、重点文创领域,有效解决文化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加快文化金融服务产品创新。据悉,由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筹划的北京市首个文化金融服务中心即将落户朝阳区。据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管委会副主任李强介绍,“创新实验区设立100亿元朝阳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基金,促进文化+金融互助发展。实验区‘互联网+文化’企业收入占比达52.1%,其中移动新媒体、数字出版等领域收入年均增速超过40%。”
  近年来,黑龙江省金融系统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方面迅速推进,相继出台《关于金融支持黑龙江省文化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等多个文件,支持文化园区示范点建设,创新文化金融产品,成立全国首家省级文化金融服务平台——黑龙江文化金融服务中心,取得了系列成果。
  北京银行较早进入文化金融领域,在支持、创新文化产业发展上提供了范本。该行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北京银行文化金融服务在传统领域和新兴领域均有所涉及,涵盖出版发行、版权交易、文化旅游等诸多行业,出版行业支持了磨铁图书、中文在线等企业。未来还将分别面向不同产业和园区,设计不同方案,包括知识产权全产业链金融服务方案、园区专属服务方案等。”
  除信贷外,文化企业与金融合作渠道不断拓展,上市、基金、保险也成为重要手段,信贷、债券、资本融资相结合的综合体系已初步形成。

  完善体系拓宽融资渠道
  虽然上有政策支持、下有机构推动,但金融与文化产业的结合仍然存在着体系不够完善、无形资产评估困难、融资渠道单一等诸多问题。
  首先,金融与文化产业之间交流少、信息不对等的情况较为突出。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工作人员杨子文表示,“壁垒依然存在。银行业对文化产业了解少,加之文化产业传统与新兴并进,银行业对文化企业发展趋势不好判断,重抵押、重财务报表,因此信贷服务发展不是很容易。还有一个大家公认的文化金融‘痛点’,就是无形资产评估体系还未成熟,2016年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发布《文化企业无形资产评估指导意见》,推动了评估进程,但成本法、市场法和收益法三种方法都各有实际运行的困难,文化企业性质决定,其内容、创意评估难上加难。”
  第二,文化企业融资多为银行借贷,上市挂牌和债券形式较少,融资渠道较为单一。直接融资所占比例仍与间接融资有一定差距。上海圣峰文化传媒集团相关人员表示,“业务发展需要提前结算,融资困难导致其受到束缚,资金问题仍是企业发展的障碍之一。希望文化担保机构未来更加‘给力’,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
  第三,从文化产业资本金融投入来看,银行所占比重相对较高,而文化产业的特殊性决定其无法提供抵押、质押等担保,这就形成了一种不易调节的矛盾。杨子文认为,“为解决这一问题,银行信贷在审批上应对文化产业区别对待,如可为其量身定制信贷审批流程、担保体系和贷款模式,建立市场化投资体系,建立多元化市场投融资体系。”
  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文创产业与金融产业融合较早,在扶持政策、投融资经验方面有些经验值得借鉴。据了解,美国已有20余个州通过减免部分文化产业所得税立法,部分州对影视文化产业税返高达30%;英国最早提出文化创意产业概念,其基金、税收等也为中小型文创企业提供项目发展资金或创意孵化基金;韩国1999年即出台《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市场层面通过三星、LG等大型文化财团设立基金,多渠道支持文化产业发展。
  文化金融发展需要规范的环境,也需要创新形式。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加强监管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严监管”“防风险”成为整体发展方向,着力为文化金融发展提供更加规范的整体环境。据业内人士分析,2018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一年,也是文化产业实现“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目标的重要时期。今年文化金融发展将继续重视创新和监管双重提升,“联姻”新阶段,将持续进行金融产业改革、创新产品形式、完善配套服务和体系。
  文化插上金融“翅膀”,要想高飞,既需要政府引导提供稳定环境,发挥疏导风险作用,又需要金融机构创新合作方式、产品模式,文化企业也应根据自身特点选择合适的融资渠道,在监管与创新中寻求稳定发展的平衡点。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时代出版” 或“来源:本站”的作品,版权均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代出版”。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时代出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