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通知公告: 2013-201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奖(出版类)拟申报项目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场培训人员的公告  |  招租公告  |  关于征集出版传媒广场商业策划公司的公告  |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招生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产业新闻

专家解读:六问阅读文化变迁

  作者: 郑杨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Fri Apr 27 00:00:00 CST 2018

  中国人的阅读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发生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阅读文化更是随着社会潮流而转变。从阅读内容来看,从1980年代初文学类读物受到追捧,到1990年代思想启蒙类读物流行,再到新世纪进入多元化阅读时代,在读物选择、阅读内容不断变换的同时,阅读环境、阅读条件尤其是阅读的视觉方式也发生着重大变化。从单一的纸质阅读发展到网络、移动终端尤其是手机阅读,导致了人们阅读习惯和阅读心理的改变。
  那么,近5年来中国人的阅读文化有什么新的潮流和趋势?这些改变对当下的全民阅读推广活动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在4月23日世界阅读日到来之际,记者采访了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全民阅读十佳阅读推广人、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副主任徐雁,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著名编剧、策划人史航。他们几位都是酷爱读书、研究阅读多年并积极倡导阅读的专家,记者请他们与读者分享了自己在阅读方面的所思所想。

  传统阅读还是数字阅读
  阅读文化是建立在物质和社会基础上、受社会制度和意识等因素制约而形成的阅读价值观念和阅读方式。观察近5年大众阅读流行的轨迹,聂震宁认为首先是阅读的门类越来越多元化,人们选择的自由度和宽泛度在提高;其次是读者选择的主体性越来越强,也许会出现时髦扎堆的现象,但盲目性较之以往有所减弱;再就是有越来越多的普通读者对阅读主题出版物产生兴趣,这一方面说明普通读者更加关注国家和社会的重大事件,另一方面也说明主题出版物的质量有了提高。
  徐雁认为近5年来最大的变化是在阅读方式上。“启屏在网、问疑索知”的数字化阅读,已普遍被中青年人群所悦纳和喜爱。传统意义上的“开卷读书时代”与当下和未来的阅读生活渐行渐远。所谓“启屏索知”,是对以开屏击键、声色光电为特征的电子书阅读和手机阅读方式的一种描述。令人“左右逢源”的网上检索工具丰富而便利,再结合了“左书右网”的和谐阅读方式,足以帮助读者在实体和虚拟的双重空间中自如穿梭,尽情遨游。
  王志庚也认为数字阅读的普遍化是过去5年中国人阅读生活变化的主要趋势。数字阅读已经成为老年人、青年人、儿童甚至是残疾人非常普遍接受的阅读方式。阅读内容也很丰富,有文字、图片、视频和音频等。有收费的也有免费的,各种形式的听书、看音频、视频公开课等都在快速地进入数字阅读这样一个大的框架中来。“数字阅读最大的优势是便利性,应该说是填补了很大的一个信息或者是知识鸿沟,它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特别对于一些弱势人群获取信息有非常大的帮助。大部分中国人目前都能够通过数字阅读的方式提升自己的知识、技能和素养。”王志庚还特别强调阅读平台智能化服务的问题,现在无论是纸质阅读还是数字阅读都设置有智能化服务的功能。平台的运营商,包括纸书购买平台或知识服务平台,后台都有一些智能化服务的终端。它会通过个人阅读行为、阅读记录进行用户画像,去分析出读者的兴趣爱好,进而推送阅读内容。传统意义上的阅读是个人的选择,现在则更加受到周围阅读同伴以及阅读平台的智能化服务的影响。

  浅阅读还是深阅读
  移动互联时代,因为阅读方式发生的巨大变化,浅阅读、微阅读已经成为当今阅读文化的主导。正是这种阅读方式的变化导致了快餐式阅读代替深度阅读,浏览式阅读代替精读,功利阅读代替经典阅读。
  对于这种现象,聂震宁认为,虽然快餐式阅读导致人们阅读的质量不高,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我曾经比喻移动互联网的阅读和纸介质深度阅读,就像一个是吃零食,一个是吃正餐,吃零食也不绝对是坏事,可是不能好好吃正餐,对人的健康是不利的。再有,我主张移动互联网阅读和图书阅读可以共融,建议忙时读屏,闲时读书,相得益彰。”
  徐雁非常认同日本作家池田大作的“一本书主义”,认为在阅读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学会“精读一本书”。精读一本书,深深地挖掘下去,就能寻根求源,探得其中之奥妙。“这是一种好的读书方法,一本书读上几百遍,将其中的知识变成自己的血和肉,再应用到生活中去,大有裨益。”
  王志庚在谈到当下碎片化的阅读趋势时说,这不是一个坏现象,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传统的阅读对象基本上是书报刊,它是物理的实体,所以不能随时随地开展阅读。人们阅读对象的可选择余地比较小,它也是单向的,以看文字为主,最多还有图片,这是过去的阅读模式。”现在的数字化阅读,读者跟阅读对象之间可以互动,形式非常多样化。如今我们处在阅读模式转变的过程当中,读者利用碎片化时间进行阅读,获得信息,收藏好的内容,然后再进行深度阅读。其实深度阅读还在,深度阅读的人群也还是在扩大,比如很多读书会、领读组织都是深度阅读,只不过形式越来越多元化了。

  个体阅读还是社会阅读
  近年来,国家和社会各界的有识之士都在提倡全民阅读。但是也有人认为,阅读是个人最自然的自我选择,就像有人喜欢看电影,有人喜欢旅行,阅读不需要推广。对于这种说法,聂震宁觉得这样的认识是片面的,“在传统观念中,人们一直都将阅读看成是个体行为。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崇尚阅读,体现了其精神力量,而精神力量对于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与核心竞争力的培育,起着关键作用。国际阅读协会在一份报告中曾经指出,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从20世纪70年代起,对建设阅读社会多次发出号召。也正因为国民阅读状况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才有必要倡导全民阅读。”聂震宁如是说。
  王志庚也强调,对于喜欢阅读的人群,当然不需要阅读推广。但是对于没有阅读兴趣爱好的人,特别是对于儿童,阅读推广是有必要的。他还认为,人们低估了阅读的价值和意义,阅读是跟信仰、文化直接相关的。无论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养成读书的习惯都有利于身心发展,阅读行为本身,是一个人心智发展的过程。听音乐、看视频或者上网,包括玩网络游戏这些都不用学,但阅读是一个技能,是需要锻炼、培养的一种能力。特别是纸质阅读、深度阅读,是需要推广的。

  跟风阅读还是自主阅读
  随着各种阅读推广活动的深入展开,一些畅销书榜单纷纷推出,这也导致很多人跟风阅读,阅读形成一种娱乐化趋势,怎么样才能让一个人从跟着趋势、跟着别人去阅读,发展到自主阅读?阅读推广人该做哪些工作,才能构建爱读书、读好书这样良好的阅读文化?
  对于这个话题,聂震宁认为推出各种畅销书榜单并不是坏事。榜单作用很大,是出版发行业的一种市场信息搜集和发布,有利于行业和市场的研究,也有助于读者对图书销售情况的了解。有了榜单,引发普通读者的从众心理,跟风阅读,这也很正常,这是人固有的社会性所造成。只是,阅读社会不能只有一个畅销书榜单,这样就容易形成片面性、简单化,从而造成误导。阅读社会应当有各种各样的榜单,除了畅销书榜单外,还应当有常销书榜单、好书榜单、内容评价榜单、读者独立自主打分的榜单,从而形成健康的阅读文化。
  史航认为跟风阅读本身也不是坏事情。“我从小都是跟风阅读,我喜欢汪曾祺,他提到了废名和西班牙作家阿索林,我就跟着去看。我喜欢金庸,他的书中提到了佛经,我也跟着去看。跟风阅读从来不是一个耻辱。什么书是好书呢,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心目中没有那么强的好书的界线。尤其不认为要把自己界定的好书凌驾于别人之上。” 史航还认为,读书本身其实是一种娱乐,读书这件事儿能悦人悦己就很好。“我觉得我就是个爱看书的人,不会给别人推荐具体的某一本书,也不会推荐阅读是一种什么生活方式。我觉得阅读最重要的就是一切自主,对我来说,我知道自己生命中的轻重缓急,我知道我此刻想读什么书。”

  一时兴致还是持之以恒
  每年4月23日世界阅读日,各地的阅读推广活动非常多,但很多活动一时热闹非凡,后续没有跟进。现在很多阅读推广人呼吁建立阅读推广长效机制,这样可以让推广活动持续发挥效应。谈到这个话题,聂震宁认为,既然是节日,组织全民阅读推广活动,自然就是一时的热闹。推广阅读并不是阅读本身。阅读是读者与读物的相处,读者与读者的交流,只有采取各种方法实现阅读,才能达到全民阅读的目的。所以要有图书馆的阅读、读书会的阅读、家庭亲子阅读、书香家庭的阅读,以及个人的阅读,如此坚持下去,全民阅读才会有持续效应。史航认为阅读是一件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如果每次都是到世界阅读日期间才兴奋起来就有点遗憾。对于读者来说,快餐阅读也好,微阅读也好,只要是阅读就是好事情”。
  王志庚认为,关于世界阅读日的活动,有的是昙花一闪而过,只是为了做活动,而不是为了推广阅读。“当然我们需要有一种仪式感、场景感,需要有这种声势,但是本质上来讲,阅读应该是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特别是图书馆,应该多给读者提供阅读环境,而不是提供阅读活动。”王志庚还介绍,在国外做阅读推广的大部分都是图书馆馆员,有时图书馆馆员就像一个传播美好、普渡众生的神职人员。如果说阅读是一种信仰,那么图书馆需要提供良好的氛围和环境。比如教堂,也是在营造一种氛围。读者去到图书馆,有懂书的图书馆馆员给他进行咨询指导,就像教堂里的牧师一样。王志庚认为要想做好全民阅读,需要多建图书馆,而不是多做阅读活动。图书馆馆员就是职业的阅读推广人,图书馆就是专门的阅读推广的阵地和空间。让图书馆越来越多,让图书馆馆员专业起来,那么阅读推广就变成了一项永不落幕的持续性活动。

  各行其是还是各方联动
  当下,全民阅读推广机构、出版发行单位、公共图书馆、知名作家学者、基层阅读组织以及阅读推广人,各种力量都在推动全民阅读,但是因为力量分散,很多时候效果不明显。对于这些力量该如何形成社会化联动,甚至形成一个全民阅读生态体系,扩大阅读推广的效果,聂震宁认为这要依靠各种社会力量的文化自觉,有待于全民阅读促进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但是,在此之前,最重要的还是从自身所处的环境做起,从家庭、学校、社区、机关、企业做起,只有这样,所谓社会化联动才有真正的效应。
  王志庚认为,关于阅读推广社会力量整合的问题,要分两个方面来看。很多政府、学校、出版机构、图书馆,作家、老师、阅读推广人等等都在做阅读推广,这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阅读推广需要一个遍地开花的过程,并且这个过程也是有必要、有意义的。“社会各界力量参与阅读推广,容易形成一种潮流,是好事。但是目前力量确实比较分散。我认为可以建立一个沟通机制或者联动机制,例如成立相关协会或联盟,联合各种力量。毕竟推动阅读这件事情,它不是纯商业行为,而是公益性质的事情,应该按照公益活动特有的规律去做事情。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时代出版” 或“来源:本站”的作品,版权均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代出版”。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时代出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