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通知公告: VPN设备采购与实施项目中标公告  |  VPN设备采购与实施项目招标公告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2013-201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奖(出版类)拟申报项目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场培训人员的公告  |  招租公告  |  关于征集出版传媒广场商业策划公司的公告  |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招生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产业新闻

知识服务成学术期刊转型主赛道

  作者: 陈莹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Mon Sep 10 00:00:00 CST 2018

  2012年公司注册成立;3年前,还只是《科技资讯》等期刊的运营商;现在,中文集团数字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文集团)已转型成为一家专门针对期刊融合转型的解决方案服务商。7月23~26日,中文集团亮相第8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并承办融媒体发展分论坛,这是该公司第一次出现在出版业重量级行业会议上,从而引起了同业的关注。
  中文集团董事长郭陆庄坦言,中文集团作为服务融媒体改革的企业参与数博会可谓水到渠成,承办融媒体分论坛的目的一是在期刊界发声,二是总结转型成果,分享试错经验。
  一定程度上,中文集团的转型路径也为期刊业融合转型提供了参照系。

  聚焦转型业务重构
  2015年开始从事数字化转型和研发业务,近3年一直在进行资源积累、数据积累和技术积累,目前公司自己的期刊数字化已经完成,也服务了一些其他出版单位。这是郭陆庄对中文集团的转型要点和转型成果的总结。
  “围绕业务的变革是最关键的”。中文集团的转型工作首先是业务重心调整和业务流程重塑。对传统模式进行调研、分析,找到核心痛点,并进行网络化改造,将集团从传统期刊出版单位向期刊行业服务机构转型。就像郭陆庄所说,“中文集团原是传统期刊出版单位,主要关注传统出版业务流程,如果我们要做融媒体、数字化,公司的关注点就变了。”
  聚焦转型,中文集团还组建了融媒体团队、开展技术研发,围绕出版、传媒、教育、技术、电商等业务模块分拆子公司或进行战略投资。与此同时,积极申报各类经营资质,如高新技术企业、重点实验室、试点单位、示范单位等。“身份的变化是最难的。如何通过融合转型变革学术期刊原本的付费出版模式,找到转型方向、增值空间,从内容生产到产业应用、知识服务还需要跨过若干障碍。”郭陆庄告诉记者。
  其实,中文集团转型中总结出的4个转型难点基本都是行业共识:一是转型的投入。大多数出版单位的经营状况不足以独立支撑转型所需的人力、财力、时间成本。比如转型必须攻克的技术难关,中文集团通过收购成熟技术公司解决了这一门槛,耗时3年打磨出稳定的技术平台和能力。现在可以提供新媒体包装、期刊建站建库、公众号运营等服务,同时公司还开发出了拓展出版、智慧出版等工具。
  二是需求的挖掘。这里的需求指的是行业机构和从业者的需求,这些需求是零散的、模糊的。运用互联网思维去把握需求,为知识服务产品设计提供基础。三是标准的建设。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由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工程项目标准以及企业标准组成,最后要形成一个层级分明、定位准确、协调配套的知识服务标准体系;四是产业的延伸。期刊出版业相对闭塞,市场化程度较低,产品和服务的销售渠道建设困难。这个需要和各行业协会等机构开展合作,才能有效推进。
  中文集团副总经理龙寅表示:“期刊融合转型的核心是媒介融合——传统纸质期刊与互联网新媒体的融合,而转型的关键是找到融合场景和转型方向。”所谓应用场景是指学术出版过程中,在做版面设置、栏目划分、内容生产的时候就要考虑到未来有计划地去延伸、使用这些学术内容。“不能只关注学术质量的高低、影响力大小,应该关注内容是否有应用价值,接下来有无转化的可能性。”
  现在,中文集团可以通过提供免费技术和服务,帮期刊社建库建站,做前期调研、需求表达、产品设计等,帮助期刊社解决跨不过去的“门槛”,让他们有基础去做融合。“成本不需要期刊社承担,这样期刊社才可能有意愿进一步积累数据,这样才有继续向产业链做服务的可能性。”

  知识服务是转型主赛道
  “两微一站一库”(即微博微信、官网和数据库)是中文集团提供的基础数字化解决方案。“一个公众号如果没有聚集10万+粉丝就没有太大价值。”在龙寅看来,“建(官方网)站建(数据)库”是期刊数字化积累的开始。“纸版期刊不具备与其他媒介、渠道融合的可能性,必须首先完成数字化的建站建库。过去期刊出版单位不太重视自身资源的积累和保护,‘端站库’就是用来实现期刊从量变到质变的工具。”
  去年,中文集团申报设立“北京市媒体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今年6月,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试点单位”。在期刊融合转型的路径上,中文集团将主赛道锁定为知识服务。
  “入选试点单位不是因为我们已经全部实现了(转型),而是展现了未来我们在知识服务领域的各种可能性。”郭陆庄认为,未来中文集团可能成为专业试点单位的对接对象。相比(专业类)试点单位专注于某一特定专业领域,(综合类)试点更显广度,服务模式多样化、知识产品具有普遍适用性。“接下来将主要布局继续教育和智库服务模式,再配合产业特殊需求,持续尝试研发一些以出版物形式转化为核心模式的服务产品。”
  学术期刊的特点是作者和读者为同一个群体,即期刊的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是同一人群。通过实验视频、语音等多媒体形式扩大传播渠道,让作者的内容产生更多价值,内容的丰富程度将决定下一步知识服务的价值。期刊社每年可以积累的学者数据、文献数据、业务数据其实是非常有价值的,中文集团想通过技术帮出版单位挖掘出这些价值。例如中文集团联合基金会和医药卫生分会发起“中国医药卫生期刊数字化与融合出版提升计划”。
  “把数字出版变成服务于传统出版的工具,然后利用这套工具将线上线下结合好,而不是被这种新出版模式替代掉。现在,中文集团构建传媒出版全产业链商业生态系统的公司愿景基本达成。”郭陆庄说,中文集团正在筹划组建覆盖出版机构、行业协会、学研机构、服务机构、数据发行机构、行业企业的期刊融合出版联盟。
  目前,中文集团处于为期刊出版单位做数字化建设的初级阶段,需要一段时间积累与沉淀,才能让出版单位的自有化数据库发挥价值。但相关的渠道建设、资源合作已经提前开始建设了。“2G(面向政府)和2B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2C,所以只有2C一种商业模式。”龙寅进一步分析说,中文数媒前期2B,为期刊出版单位提供服务;中期2C,联合出版单位为学者提供服务;后期还是2B,联合出版单位和学者一起为产业企业提供知识服务。
  据了解,中文集团通过帮助出版单位设计开发知识服务产品,再通过平台资源面向行业进行销售。获利部分,出版单位与作者进行分配,平台收取少量服务费。龙寅直言,这种商业模式下中文集团目前尚未盈利。“数字出版现今还是高投入、低产出的业务,但随着出版单位基础的完善和机制的健全,加上学术知识付费的市场逐渐成熟,这种业务会向低投入、高产出的方向跨越。”中文集团的设想是前期为出版单位做好基础服务,后期向产业要增值。“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只是扮演平台的角色。这么做是为了打破现有的资源垄断模式,让生产内容的角色获得收益,从而促进学术原创的积极性,进一步响应我国科技发展战略。”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时代出版” 或“来源:本站”的作品,版权均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代出版”。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时代出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